当前位置:聊城新闻中心 > 特色美食 >

一篇文章刷屏,饿了么慌了?紧急官宣“多等5分

来源: 2020-09-10 15:01  作者:聊城新闻中心

导读: 因新冠疫情而生意火爆的饿了么等一众外卖平台,似乎是时候停下来思考一下自己在满足大众需求的同时,是否也开始引发另外一个社会问题。

8日,《人物》刊发报道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。报道反映了外卖平台算法系统和骑手实际工作的大量冲突,引发全网关注。

今天凌晨,饿了么在官方微博发公告对此事进行回应。

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刷屏:骑手每天与死神赛跑,月入过万成梦幻  

昨天,一篇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,文章大意是说,因为外卖平台管理系统对送达时间的极致要求,外卖骑手不得不超速、违章,导致安全风险。

文章表示,在外卖平台的算法下,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被大大缩短。同时,平台严苛的配送和评价体系,制造并加剧了骑手与用户之间的矛盾。

还文章指出,在系统的压迫下,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、规划路线含逆行、商家出餐慢、超时高额罚款等问题的多重折磨,为了不被系统除名、不影响站点数据,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,每天都在违反交规、与死神赛跑,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。有外卖骑手如此形容自己的职业:“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。”

此外,文中还以一位骑手的视觉展开,称“骑手月入过万”已经不太现实:

阿飞最终选择加入美团,成为一名众包骑手。那是2017年前后,他每天工作9小时左右,专跑远距离配送,每个月都能赚一万左右,最多时一个月赚过一万五——低门槛,高收入,这被认为是外卖平台不怕没人来的重要原因。

而在社会学学者看来,外卖员收入过万只不过是平台初创阶段的特殊存在——在对武汉地区的快递员与外卖员劳动过程进行了长期调研后,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郑广怀团队发现,随着平台补贴的结束、越来越多骑手的加入,收入过万正在变成一个虚幻的梦想。

该团队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:月收入在一万元以上的外卖骑手仅占比2.15%,而有53.18%的受访者反映,目前的收入并不能满足家庭开支。

网友一致发声:愿意多等一等

文章刷屏的同时,几乎所有网友都认为“算法无情人有情”,理解骑手们的不容易:  

该文评论区中点赞量前4的评论,均大致上表达了同一层意思:自己愿意给骑手多一点时间上的宽容,希望平台也可以这么做。  

饿了么凌晨回应:将推出多等5分钟功能    

网友却炸了  

舆论升温之下,首当其冲的,是占据国内外卖市场第一和第二大份额的企业:美团和饿了么。

据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称,现实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结论:2017年上半年,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,在上海,平均每2.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。2018年9月,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,美团占一半,饿了么排第二。

9日凌晨,饿了么率先发声,一篇《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?》的声明。

饿了么在声明中表示,将尽快推出一项新功能——“我愿意多等5分钟/10分钟”按钮。

同时,饿了么表示,会对历史信用好、服务好的优秀蓝骑士,提供鼓励机制,即使个别订单超时,他/她也不用承担责任。

然而,此声明再次把饿了么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对于新推出的“我愿意多等5分钟/10分钟”功能,有网友质疑是将责任转嫁给消费者。认为这是将公司和骑手之间的矛盾转移到用户和骑手之间,建议企业加强对骑手的薪资和福利保障。  

也有不少网友给饿了么的迅速反应点赞,认为这一改变非常人性化。

据澎湃新闻,记者9月9日打开饿了么下单,系统会自动显示预计送达时间。平台也会推出准时宝、准时达PLUS产品,来保障配送时效。饿了么的准时达PLUS显示,超时10分钟赔付1.83元红包,超时15分钟赔付5.49元红包,超时30分钟赔付12.81元红包。

9月9日,饿了么有关负责人表示,官方发布新功能是自主选择的,主要考虑是想给那些不着急的用户,愿意多等待一会儿的用户一个选择权。对于这些用户给到的宽容,我们平台也会给用户回馈,以示用户对骑手理解的感谢。

美团暂时保持沉默, 外卖业务同比扭亏

而针对上述事件,美团方面则表示:暂不回应此事,下周会举办小范围的外卖业务沟通会。 根据美团此前公布的数据,“时间灵活”“多劳多得”是外卖员选择入行的两大原因。

与“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”形成强烈反差的是,近年来国内餐饮外卖业蓬勃发展,以及美团、饿了么为首的外卖平台亮眼的业绩表现。

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底,我国餐饮外卖产业规模为6536亿元,同比增长39.3%;我国外卖消费者规模约4.6亿人,同比增长12.7%,在9亿网民中的占比约为50.7%。

专家指出,中国餐饮外卖行业市场现状趋向稳定,但市场仍未饱和。外卖产业有望在 3 年内发展成万亿级别规模市场。

在这块外卖产业大蛋糕上,美团、饿了么分别占据市场份额第一、第二的位置。

据 Trustdata 统计数据,2020 年第一季度,美团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达到了 67.3%,而饿了么及其旗下“饿了么星选”共计 30.9%。也就是说,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两年多以来,市场份额反而缩水大约将近 30%。

业绩表现上,美团2020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,疫情之下美团营收247.2亿元,同比增长8.9%,超过市场预期,净利润22.1亿元,同比增长152.4%。

其中,核心业务外卖业务同比扭亏,是增长亮点之一。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(GMV)同比增长16.9%至1088亿元,实现营收145.44亿元,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6.9%至2.4笔,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达到48.8元,同比增长9.4%。

财报还显示,美团外卖骑手人数接近400万。

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显示,预计美团在2020年的第三季度,外卖单量增长将达到 30%, 市占率仍将保持小幅提升状态。

阿里巴巴在 2020 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中表示,饿了么 GMV 于 4 月出现正增长。第二季度,饿了么即时配送业务单笔订单的单位经济效益为正。

基于外卖产业巨大的产业规模以及两大巨头亮眼的业绩表现,不少机构乐观看好未来发展。

其中方正证券指出,外卖作为城市末端最活跃的毛细血管,餐饮业新基建,担负着稳就业的使命和扩大饭店服务范围的功效,推动了餐饮领域的“全城化”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外卖作为抓手,帮线下生态实现科技类型升级和流量类型升级。仍看好行业未来发展,后续竞争格局和持续演进形态。

针对美团、饿了么,方正证券分析师韩筱辰,姚蕾,杨仁文等称,阿里本地生活各业务链条之间关系逻辑不清晰,对饿了么导流效果有限。同时,饿了么目前市占率低于美团外卖,外卖行业虹吸效应明显,易守难攻,饿了么未来仍需下沉(加强直营管控)、打通淘宝支付宝各节点、数字化(从商铺基础设施数字化开始,逐步往上叠加应用)。


来   源丨 《人物》杂志、公开信息、观察者网、澎湃新闻、《商学院》、艾瑞咨询、Trustdata

今日推荐